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陪妈咪喝酒

陪妈咪喝酒 - 陪妈咪喝酒

李天宇最近有些头大。不为单身,不为学业,而是为了自己的爸妈。而
爸妈头大的,多半是因为爸妈感情出问题了,李天宇也不例外。

  李天宇老爸李爱国出生于书香世家,从小优秀,在上世纪末以优异成绩考入
名校,一表人才且良好的教养自然颇受欢迎,李爱国也是有眼光,很快就和一位
外交官的女儿出入成双,刚一毕业就结婚生儿育女,这外交官的女儿就是李天宇
的妈妈杨思蕊。

  李爱国毕业后先是留校任教,很快就厌倦了体制下海经商,凭借着高智商与
高情商,很快叱咤商场,后来追着政策的春风又去搞芯片和人工智能,玩得是风
生水起。李天宇的妈妈杨思蕊则进入了外交部门,成为了一名外交官。夫妻俩感
情虽好,但工作关系,聚少离多,孩子们基本由爷爷奶奶带大,好在毕竟是书香
之家,接受的教育也自然不一般,因此孩子们也不像其他一些爷爷奶奶带大的孩
子一样骄纵脆弱。即便如此,杨思蕊也满怀愧疚,每次见到儿女,总是恨不得把
整个世界都交给他。

  一转眼,李天宇已上大学,而杨思蕊也终于从欧洲调了回来,满怀着欣喜好
好陪伴老公儿子。结果回来发现,儿子自然是一如既往地优秀,然而老公李爱国
出轨了!

  无论何时,但凡成功的商人,总是不乏女子倒贴,何况是这个时代,何况李
爱国又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呢?自然免不了湿鞋。以往杨思蕊不在家还好,如今归
国,自然很快就会发现蛛丝马迹。

  这天下午,李天宇正要去打篮球,又接到杨思蕊电话:「儿子,妈妈来找你!」

    「啊?」还没等李天宇反应过来,杨思蕊已经啪地挂了电话。李天宇料定,
肯定是老爹偷吃又被抓到了。

  很快,李天宇就在校门口看到了老妈的车。杨思蕊接了李天宇,径直向酒店
开去。

  「你爸真不是个东西!」李天宇还没来得及问,杨思蕊已经抱怨开了,不用
想,就知道怎幺回事儿了。

  「好啦……好啦……老妈不生气了哈……儿子陪着你呢……你知道的啦,这
年头……多正常……」李天宇宽慰着老妈,心想老爸也不注意藏着点。不知道他
这次又是偷吃的哪个明星?

  其实他对于这事儿看得比较开,男人嘛,正常,只不过,毕竟是老妈被戴了
绿帽,自然也谈不上高兴。

  「老妈,今晚儿子带去你酒吧,咱们一醉方休怎幺样?!」李天宇提议道。

  「好!今晚咱们娘俩一醉方休!」杨思蕊对于儿子的话向来是百依百顺。

  李天宇瞟了瞟一身职业装的杨思蕊,「不过您这身打扮可不像是去酒吧喝酒
的,更像是去视察工作的。」

  杨思蕊被李天宇逗笑了,「去……老妈带了衣服的!哼,都怪你那个混账老
爹!老妈这次不回去了!」

  眼看老妈又要生气,李天宇赶紧把话题岔开。

  用过晚饭,杨思蕊再去洗了个澡,等她出来的时候,李天宇都为之一蕩。头
顶的髮髻让杨思蕊更有一种熟妇的魅力,蕾丝边吊带让杨思蕊露出雪白的脖子和
光洁的胸脯,挺拔如玉的双峰挤出深深的壕沟,而且看得出杨思蕊并没有穿奶罩,
所以两个樱桃撑着裙子高高地挺立着。开衩的裙摆露出浑圆结实的长腿,更要命
的是在黑色蕾丝边丝袜掩映衬托下,简直让李天宇几乎流鼻血。

  「哇……妈咪……你好性感啊……你要是我女朋友就好了!」李天宇一副癡
汉样,吞着口水说。

  「今晚妈咪就是你的女朋友!」杨思蕊说着,挽起李天宇胳膊,「走!老公!
带你女朋友喝酒去!」

  李天宇嘿嘿一笑,搂住了妈咪的细腰,「妈,你腰搂着好舒服。」

  「舒服你就搂紧点。」杨思蕊丝毫不在意。

  酒店旁边就是一个大酒吧,母子俩要了一个VIP包间,一边喝酒畅聊,一
边看着外面的男女酒色。

  几瓶酒下肚,李天宇感觉头有些大,浑身也热了起来。杨思蕊虽然常年驻外,
但也不是需要靠酒工作的,因此也不胜酒力,满脸红晕。

  「儿子,妈妈想告诉你个事情。」杨思蕊靠近李天宇,握住了儿子的手,
「如果妈妈为了报复你爸,找别的男人,你会怪妈妈吗?」

  「你开心就好啦,只是最好不要让外公外婆他们知道。这年头,谁还没有情
夫情妇啊。不过,谁这幺有福气能够得到妈咪青睐啊,我好嫉妒哦。」

  「坏小子真会讨妈妈开心。」杨思蕊如释重负。「不过还真没有妈妈看得上
眼的,除了咱们家天宇。来,乖儿子,来妈妈亲亲。」说着也不管李天宇反应,
捧住李天宇脸颊,嘴唇就凑上来在李天宇嘴唇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妈……你占我便宜……」李天宇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逗得杨思蕊哈哈大
笑,「呸!是妈妈给你便宜占好不好!」

  李天宇眼睛一转,「妈,你今晚敢不敢放开了嗨?」

  杨思蕊一楞,「咱们娘俩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放开嗨吗?」

  李天宇使了个怀眼色,「那我们来玩一个不一样的喝酒方法怎幺样?」

  杨思蕊看着儿子坏笑,特别好玩,也特别有兴趣,「说来妈妈听听,怎幺个
不一样法?」

  「我们用嘴巴餵对方喝酒,如何?」不知道还是酒喝多了的缘故,还是看到
酒后的妈妈更加性感迷人的缘故,李天宇有种想把玩自己母亲的沖动。

  「坏小子,不就是想亲妈妈吗!这有什幺问题!来吧,你先来还是妈妈先来?」
杨思蕊或许也是喝多了,也许是本来就开放,所以丝毫没有觉得这当中有什幺不
妥。

  「当然是我先来了!」说着,李天宇包了一口酒,凑近母亲的小嘴就吻了上
去,杨思蕊顺从得张开嘴,一股熟女的幽香向李天宇袭来,同时,李天宇发现母
亲竟然主动将舌头伸了出来,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品尝母亲的香舌,一时间,母子
俩就嗞嗞地吻在了一起,好一阵才分开。

  李天宇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对面是满脸春色的杨思蕊热情似火地望着儿子。
「这下该妈妈来了。」说着包了一喝酒,索性做到了李天宇的腿上,然后捧起儿
子的脸,吻了上去。李天宇一边品尝着母亲的香舌,一边伸手在母亲结实丝滑的
腿上摩挲着。又是好一阵,母子俩才分开。

  李天宇嘻嘻笑着,「这样喝酒怎幺样啊妈咪?」

  「还有什幺比和我的宝贝儿子接吻更好的呢?」同时扭动着腿摩挲着正抚摸
儿子那正抚摸自己的手,「你在向妈妈使坏哦……」

  李天宇见母亲并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嘻嘻坏笑着说,「还有更坏的呢,妈
咪敢不敢尝试一下?」说的时候,眼睛故意盯着母亲那高耸挺拔的胸部。

  「坏小子还有什幺鬼主意,尽管使出来让妈妈见识见识。」杨思蕊勾住李天
宇脖子,一手摸着儿子的嘴唇说。

  李天宇把手指伸到了壕沟间,「那你敢不敢把吊带拉下来,让奶子露出来啊?」

  杨思蕊通过儿子的眼神知道儿子在打坏主意,不过并未想到儿子会要自己在
这里就把胸部露出来。「露出来也没关系,反正没别人,你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
不过这跟喝酒有什幺关系呀?」话刚刚说出来,杨思蕊仿佛想起了什幺,「哦
……坏小子,妈妈知道你打什幺主意了。反正你爸爸乱来,也就不怪妈妈让别的
男人玩了,况且妈妈是让自己儿子玩又不是让别的男人玩。」

  说着,把肩带往两边一拉,一对挺拔浑圆的奶子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奶头正
硬挺着。

  「哇……妈……你奶子好大……这得是F罩杯了吧……」李天宇忍不住一把
就握住了母亲的一个奶子揉捏着。

  李天宇的揉捏让杨思蕊有些痒痒,「坏小子,你是要揉妈妈奶子还是要喝酒
啊?」说着,端起了酒杯,李天宇心领神会地伸出舌头。红色的酒水从杨思蕊的
脖子流到了胸膛,然后顺着奶子流到了奶头上,李天宇伸出舌头舔吸着母亲的奶
头和酒水,很快一杯酒就没有了,但杨思蕊已经没有心思再倒酒了,因为她已经
沈湎地抱着儿子的头,享受着从奶头传递过来的酥麻。

  李天宇已经双手齐动,握住了母亲的一对豪乳,一边揉捏一边舔吸着母亲右
边奶头,同时左手也拨弄着母亲左边奶头。直到杨思蕊的两个奶子被照顾了个遍,
李天宇才松开,一边继续拨弄着母亲奶头,一边嘻嘻笑着说,「妈咪,这样玩怎
幺样?」

  杨思蕊用腿隔着裤子摩挲着儿子坚硬粗大的肉棒,「坏小子挺会玩啊,妈妈
都被你弄湿了,你在哪里学的这幺会玩女人?呸!跟你爸一个德行!」

  李天宇用力揉着母亲奶子,「嘻嘻,儿子还是技术不好,会让妈咪感觉不耐
幺?」

  「啐!玩自己亲妈的坏东西!」

  「嘻嘻,那妈咪就是让亲儿子玩的坏女人!」

  杨思蕊白了李天宇一眼,隔着裤子握住儿子肉棒套弄着说,「妈妈还有更坏
的呢……现在该妈妈喝酒了……」

  说着,蹲到李天宇胯下,解开了李天宇裤子。杨思蕊让儿子站了起来,一下
子就把儿子裤子扯到了膝盖上,硕大无比的阳具一瞬间就怒气沖沖地挺立着杨思
蕊眼前。「坏小子鸡巴比你爸爸的还大!」见儿子还在享受被自己套弄鸡巴,
「还在等什幺呢?还不餵妈妈喝酒?」

  李天宇这才反应过来,端起杯子,将酒倒在了小腹上,杨思蕊见美酒顺着儿
子鸡巴流了下来,张开嘴就把儿子鸡巴含到了嘴里,跪在儿子胯下舔弄起儿子粗
大的鸡巴来。

  同样,一杯酒很快就没有了,李天宇鸡巴被母亲舔了个遍,几乎忍不住射了。

  「唔……妈……你怎幺这幺会舔……儿子鸡巴都快被你舔得射了……」

  「想射就射吧……」杨思蕊加快了套弄儿子鸡巴的手,把含在嘴里的睪丸放
了出来,「不过妈妈可还没有被玩过瘾哦……」然后又把另一个睪丸含到了嘴里。
眼见儿子已经坚持不住,飞快地张开嘴,把儿子的精液尽数接到了嘴里吞下。待
儿子射完,杨思蕊一边舔着嘴角的精液,一边嘻嘻笑着说,「小家伙,是不是不
行了哦?妈妈可还没有玩过瘾哦……」

  李天宇正是年轻力壮,自然不会一次就败下阵来,何况眼前是满眼媚态的美
艳母亲?把跪着的母亲拉了起来,揉着母亲奶子说,「怎幺会,儿子正等着喝酒
呢。」

  说着,扯下母亲内裤,命令杨思蕊做到桌子上张开腿,让下体完全露出来。
杨思蕊乌黑浓密的阴毛早已被淫水打湿得一塌糊涂,而在阴毛掩映之下的阴户更
是泛滥成灾。

  李天宇手掌盖上了母亲阴户感受着丰厚阴唇在淫水滋润下的湿滑,「妈咪,
嘻嘻,你确定要让儿子玩下去幺……」

  杨思蕊一手揉着自己奶子,一手放在嘴边舔着说,「妈妈这个姿势不就告诉
你答案了幺?妈妈还等着看你怎幺喝酒呢。」

  李天宇嘿嘿一笑,把母亲双腿掰得更开,倒了一杯酒,顺着母亲小腹倒下,
然后伸出舌头,将阴户上的酒水和淫液一并舔到了嘴里,另一边是握住自己两个
奶子揉捏的杨思蕊忘情地欢吟起来。

  「唔……啊……儿子……你可真会玩……喝酒都能被你搞出……这幺多花招
……妈妈都快……被你舔化了……唔……啊……妈妈上天了……」

  听着母亲淫蕩的呻吟,李天宇格外兴奋,嘻嘻一笑,「妈妈的逼逼味道真好
呢……不过这才热身呢……」说着,擡高母亲下体,然后把酒瓶口对準杨思蕊的
阴道缓缓插了进去,并且抽动起来。

  冰凉的酒瓶伴随着酒精的温热让杨思蕊更加不能自已,「啊……啊……坏家
伙……你怎幺用……酒瓶……玩妈妈……啊……用酒瓶玩妈妈的穴……啊……唔
……好痒……」

  李天宇玩了会,擡高酒瓶,让剩余的酒尽数注入了母亲的阴户,这才拔出酒
瓶,然后伸出嘴巴,将舌头伸进母亲阴道猛吸起来。杨思蕊在李天宇猛攻之下浑
身抽搐,竟然高潮了。

  李天宇缓缓抚摸着母亲的阴户,「嘿嘿,妈咪,儿子玩得怎幺样啊?还要不
要玩下去?再玩下去的话,就该儿子的鸡巴登场了哦……」

  还沈浸在高潮中的杨思蕊被儿子的抚摸又弄得心痒难当,一边喘息一边说,
「当然要了,妈妈还等着被儿子的大鸡巴干呢!谁让你爸爸乱搞,那就别怪我让
儿子搞了!来吧,乖儿子,用你的大鸡巴插入妈妈的穴里面尽情操妈妈!」同时
腿张得更开,并且双手掰开阴户,露出黑洞洞的阴道口。

  自己美艳的亲妈掰开阴户邀请自己操,李天宇自然不会迟疑,杨思蕊话声未
落,李天宇的鸡巴已经缓缓挤进了杨思蕊的阴户,母子俩同时满足地发出呻吟。

  「乖儿子,你鸡巴真大,把妈妈的穴都塞满了。」

  「妈,你的逼也要紧,夹得儿子鸡巴暖洋洋的……」说着,缓缓抽动起来。

  杨思蕊沈浸在被儿子奸淫的乱伦激情中,双手握住两个奶子揉捏着浪叫不止,
「啊……好棒……天宇好会操……啊……用力……啊……妈妈以前也有听说…
…妈妈和儿子……乱乱的……没想到……这幺过瘾……啊……尽情操吧……啊
……好粗……」

  李天宇一下一下用力地耕耘着母亲的肥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每一下都
全根插入母亲阴道的深处,听着母亲的淫声浪语,李天宇更加激情,「哦……妈
……儿子也没想到……操自己亲妈这幺过瘾……哦……我说……幸好爸爸乱搞
……不然儿子都操不到你……感谢爸爸……儿子才操到了……我美艳淫蕩的妈妈
……」

  操了一会,命令母亲跪到了沙发上高高撅起屁股,扶住鸡巴狠狠插入。

  儿子粗大的鸡巴从后面插入自己的阴户让杨思蕊更加兴奋,「啊……儿子说
得对……要不是你爸爸……妈妈也不会知道……被自己亲儿子操……这幺过瘾
……啊……让他乱搞去吧……妈妈……只要有儿子的大鸡巴操就够了……啊…
…好深……啊……好有力……」

  李天宇一边用力操着母亲的淫穴,一边欣赏着母亲那晃动着的雪白屁股,伸
出手掌,啪地啪打了一下,「就是……他乱搞……我才可以尽情操我淫蕩的妈妈
……」

  露骨的语言让杨思蕊倍感激情,很快就又达到了高潮,但她才刚缓过来,儿
子已经把她抱起,架在腰上,阴户又被儿子的鸡巴塞得满满的,一来二去,杨思
蕊已经高潮了好几次。

  李天宇见母亲似乎有些体力不支,于是做到了沙发上,让母亲坐到自己胯上,
再把鸡巴插入母亲阴户,缓缓抽动着。

  杨思蕊双手扶住儿子正揉自己奶子的双手,扭动着配合儿子的奸淫,「唔
……坏小子……操妈妈也不怜香惜玉……第一次操妈妈……妈妈的穴都感觉要被
你操肿了……唔……轻点,妈妈有些受不了……」

  李天宇咬住母亲耳垂,「第一次被儿子操就吃不消……那儿子还想经常操你
怎幺办啊……骚妈妈……」

  「轻点……啊……坏小子…妈妈一个人伺候不了你……妈妈得找帮手……啊
……妈妈叫你姨妈过来让你操……」

  听到母亲淫蕩的言语,李天宇更加兴奋,「你和姨妈姐妹俩一起让儿子操啊
……嘻嘻……两个骚穴让儿子操,儿子好幸福……不过儿子感觉你们两个人还是
不够呢……嘻嘻……」

  杨思蕊在儿子的沖刺和淫乱的语言中再次接近顶点,「坏家伙,操自己亲妈
和姨妈还不够,还要操谁……」

  李天宇双手握住母亲两个奶子用力揉捏,大鸡巴一下以下狠狠地操着母亲的
湿穴,「我要操姐,我要操思佳……」

  儿子的用力让杨思蕊更加无法自持,「啊……坏家伙……不可以……怎幺可
以操了自己亲妈……还操自己亲姐……和亲妹妹……好淫乱……好贪心……啊
……三个逼……你操得过来吗……操得过来……我们让你一起操……啊……要来
了……让妈妈看你操姐姐……操妹妹……让她们看你操妈妈……啊……好激情
……来了来了……」

  李天宇速度也越来越快,「就是……儿子要操你们三个……三个逼……儿子
都要……你们一起趴着撅起屁股掰开逼逼……一起做儿子胯下的骚货……舔儿子
大鸡巴……让儿子操……啊……妈……我要射了……」

  「别拔出来……射到妈妈逼里面……浇灌妈妈……让妈妈专门装你的精液
……啊……」

  伴随着母子俩一阵抽搐,李天宇把浓重的精液尽数射到了母亲深处。